一個分享

某天與一位年長朋友午飯 ……

👨‍🦳:牧師,你幾多歲?

😅:我今年xx了。

👨‍🦳:嘩,咁後生 ……

(幾分鐘後)

👨‍🦳:唉,咁又大半日嘞!(當時大概下午2:00)

😅:(望著他,等候他繼續說下去。)

👨‍🦳:時間真係過得快,日日都係咁樣就過咗嘞,好快就完嘞。

😅:做乜咁唏噓呀?

👨‍🦳:(一種無奈的笑容)唔係咩?日日都唔知做乜,咁就過咗一日咯。日日都係咁過,好似等 … 咁!

😅:你有甚麼嗜好嗎?

👨‍🦳:無啦!打網球囉,不過而家都打唔到啦。

(話說這位年長朋友已退休、單身一人生活。近年又因為眼疾,所以許多平常生活的嗜好都沒有了,甚至因為眼睛不好,以致連晚間都不能出外走走,於是惟有困在家裡,每天就是「百無聊賴」地生活。)

😅:仲有啲乜嘢可以做呢?

👨‍🦳:(望著我,流露出一種慈祥卻又無奈、溫暖卻又絕望的笑容。)

從「個人成長階段」而言,「老年期」除了要面對著第體機能的退化外,又因為個人發展從「高峰」向下,既失去了「當打之年」的魄力、同時又動搖了個人的存在感,加上這位年長朋友孤單一人,缺乏了親密依附的關係。於是,這階段的人生彷彿帶著許多的唏噓。

😅:其實會唔會唔係時間過得快嘅問題?

👨‍🦳:(望著我,仍然是哪種笑容)牧師,你係後生仔、唔會明㗎嘞!我呢個年紀,都係等待 ……

😅:其實會唔會唔係年齡嘅問題、亦都唔係過得快同慢嘅問題呢?

👨‍🦳:(仍然是哪種笑容,然而卻彷彿等待我繼續說下去。)

😅:我剛才聽到你話俾我聽,年紀大咗、身體差咗,加上眼疾以致連波都無得打,日日瞓醒起身都唔知做乜,仲要唔知做乜咁就過咗一日嘞。係㗎,俾著係我都會有咁嘅感受啦。其實,會唔會唔係時間過得快同慢嘅問題,而係生活好似無咗目標方向、日日都唔知做乜咁呢?

(續說)嗱,你睇吓(旁邊的另一位年長朋友),佢就日日都咁精彩,打波、查經,好多嘢搞喎。(旁邊這位年長朋友不斷點頭認同。)

👨‍🦳:我有乜好做唧?

😅:咁一齊諗吓囉。不如 ……(給了一個建議,但抱歉未能與大家分享呢!哈哈哈哈 ……)

有時候,其實並不是「年齡」的問題,而是我們是否還「知道」/「找到」自己可以做的事情呢!!!

#自從做咗牧師後已經好耐無彈吉他了

#重拾吉他希望有一日在講台上自彈自唱


Facebook專頁:為家庭說故事

(歡迎全文轉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