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「代溝」談起

黃天逸牧師


據說,「代溝」(generation gap)一詞源於著名的人類學家Margaret Mead所創造,這概念最簡單的定義乃是指年長一代與年輕一代之間在價值觀、態度和行為上的差異(或差距)。通常,「代溝」的概念常被用來解釋個別家庭中父母與子女之間的衝突。這名詞於上世紀60、70年代尤為盛行,主要因為當時候不少書籍、文章都談論到嬰兒潮一代與其父母之間的差異。

人口統計學家指出,「出生群組」(birth cohorts)的兩個關鍵特徵影響著「代溝」現象發生:(1)強調該群組自身的「獨特性」,毋怪乎,年長一代的口頭禪也許是:「我後生的時候 ……」藉以要求年輕一代順從走同一條路、持守同一思維;(2)通過共同的經歷和記憶,使同一群組的成員建立起深厚的聯繫,同時加強了他們對比其他代際來說「獨一無二」的東西,也許因此而產生「自以為是」的心態。

「代溝」有何影響?這會增加了兩代之間的歧見與不和諧,甚至因為年長一代的「固著」(fixation)、以致「趕走」了年輕一代呢!

從「系統角度」而言,「時間」的流動、「環境」的變遷、「年代」的更替等,正好提醒我們:這一切並不是「恆定不變」的。相反,「代際」之間事實上是一個「有機體」的進程 ── 受空間環境、時代特徵等影響,從而塑造切合「當下」的世代;因此,每一「代」都在「進步」與「改變」之中。若一切都在「固著」的話,那麼,「新生一代」將失去了其持續發展和進步的可能;並且,整個「系統」都將會「原地踏步」── 嚴格來說,後果並非仍然在「原地」、乃是「倒退」,因為「新生一代」將無法跟隨週圍的大環境發展和建立。於是乎,「新生一代」惟有選擇「離場」,因為「當下」根本沒有他們可以存在和奮鬥的空間。可悲的是甚麼?「年長一代」也許根本不在乎呢!

說實話,真正的問題也不一定在於「代溝」,因為在我們的生活裡仍然有相當融洽的兩代情,因此,我們實在難以肯定「代際」之間必然會產生矛盾的。既是如此,那麼問題是甚麼?

「存在感」的問題:「固著」── 既是「權力」、也是「權威」所在;這「固著」顯明了「我」在「上」、「你」在「下」,因此,「你」必須要「仰望我」。

「安全感」的問題:「固著」── 既是一個「安全的圍籬」,並且由「我」去定義「安全」;因此,「你」必須要在「我」所設定的「圍籬」裡生活的。

「自我區分」(Differentiation of Self)的問題 ── Murray Bowen指出:「自我區分」程度低的人可能會產生兩種不良的形態:(1)只有「自我」、沒有有「別人」;(2)只有「別人」、卻失去「自我」。無論哪一種形態,其中的根源極可能是對「自我」的不肯定和脆弱的。

可惜的是,這個「我」帶來了「群體關係」和「系統運作」許多破壞,以致無法達到群體所想望的目標呢!


(歡迎全文轉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