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
  • 黃天逸

家庭 - 避免「混融」在一起!


猶記得年輕時大台的長壽劇,無論是〈季節〉、抑或〈真情〉,甚至早陣子還未被「變形」的〈愛回家〉等,這些處境劇總是以大家庭的生活故事為題,藉以發揮不同的主線。至於這些「大家庭」,大多是同一屋簷下、三代同堂,並且幾乎每一集都有三代同枱開飯、過程中談論任何一位(或者是多於一位)家庭成員的生活經歷,有的是生活鎖事、有的是工作經歷,甚至有的是感情衝擊等。有時候,我們也在想:這些「大家庭」能夠三代同堂,彼此高談闊論其中某一位成員的個人私事,也許,這可能只會在「戲劇」中才能出現呢!

小明與小花拍拖數年,感情向來穩定,雙方親人都對孩子所選擇的伴侶相當接納。二人在大學畢業後,各有自己事業的發展;小明從事金融工作,短短數年,已經賺取到相當可觀的收入;至於小花,從事音樂工作,平淡而穩定之中卻又能發揮所長。然而,近來二人卻情海翻波 ……

小明於工作中認識了一位女孩子,由於女方主動投懷送抱、加上小明的生活已然不再單純,在定力不足之時,小明終跌進了感情的糾結之中,與這位女孩子開展了另一段關係。由於小花對小明一直信任有加,因此,從沒想到小明會有「第三者」的。直到有一天,小明終究忍受不了內心對小花的愧疚,於是向小花坦承自己所作之事,並且承諾與這位「第三者」一刀兩斷、盼望小花能原諒自己。雖然小明坦誠自白,惟小花心裡卻受到了無法想像的打擊,只是,小花仍然愛小明,因此,小花願意與小明一起、努力重新再來。

事情本來已經可以處理,只是,過程中卻生出了許許多多的混亂。小明之錯,卻勾起了母親多年前被丈夫背叛的傷痛,以致小明在母親面前備受壓力 ……;更甚者,小明多年來愛錫母親、從來憎恨父親如此對待母親,甚至父母離異後,小明也甚少與父親見面的;只是,刻下小明卻被母親指責他「似足父親」一樣。小明驀然低頭、卻沒有甚麼回應,只是,他的心裡卻相當難受!

小花 ── 一位感情上的「受害者」,此事後也不好受。由於小明母親內裡複雜的感受,以致她常常從小花口中探聽小明的事情,並且小明家中的長輩,也多次給予小花不同的「指點」,以致小花在傷痛以外,承受著許許多多的壓力。但更糟的是甚麼?當小明知道母親(甚至其他長輩)從小花口中了解他的事時,小明既感煩厭、又壓力巨大。兩口子雖然都在努力之中,只是,上一代的介入,卻令二人一下子無法喘息呢!

家庭成員之間的「過份糾纏」(over-enmeshed),許多時候使關係窒息,以致在危機面前、大家容易迷失在其中、再也找不到出路。也許,小明母親過去的傷痛今天還在,只是,這種傷痛的「過戶」、卻是最大的危機所在 ── 使兩位年輕人承受著額外的壓力之餘,也會無意中將那位原來「憎恨」父親的小明、推向了真真正正地「變成」父親的可能。如何在危機之中找到出路?

(1)「放手」的呼籲

這絕非消極的抽離;事實上,孩子長大了,他們要學習面對困難、嘗試自行處理事情。作為長輩的,就讓年輕一代自行決定如何處理事情,是「好」是「壞」,就讓他們自己承擔一切後果吧,事實上,這也是成長的過程呢!古語云:「養兒一百歲、長憂九十九」,也許,這是作父母(甚至眾長輩)的最要去學習「突破」的一個「古道理」啊!

(2)「恩典」的重要

小明的母親必須要明白一個道理:眼前的孩子,並不是當年的那位「背叛者」!是的,也許小明錯了,然而,「錯誤」所換來的是「包容」和「接納」,抑或是「指責」與「定罪」,那就有相當不同的後果呢!作為「犯錯者」,這時候的小明心裡是「羞恥的」、「內疚的」,因此,他所需要的,乃是一種能夠將他「扶起來」的力量,以致他明白到錯誤所換來的、並非「審判」、「放逐」,甚至被定義為「壞人」,相反,卻是「機會」。事實上,「恩典」是我們在成長過程中非常重要的元素。

(3)「界線」的堅守

兩位已經二十多歲的年輕人,大概他們應該有能力應付自己的事情呢。即使長輩仍然可以從中給予意見,只是,要留心可別過份給予指令、甚至是各種各樣的要求,否則,這年輕的一代將會難以繼續前行呢!家庭 ── 若要在「獨立自主」、「以情相繫」兩者中取得平衡的話,成員之間的「界線」也就不可或缺了。

(4)切忌:「混融」一體

這是甚麼意思?就著小明與小花之言,他們面對的是情感上的掙扎與挑戰,然而,這事卻引發了小明母親、甚至其他長輩,將他們過去各自的經歷、並個人的感受「混融」一起,以致小明和小花所承受的,遠超過他們自己的感情事;此外,這種複雜的心理反應,又帶來了小明一家都在高度的壓力與焦慮中。試問,如何尋找到出路呢?毋忘記:「一件事歸一件事」、將所有事情「共冶一爐」只會帶來「危機」呢!


0 views